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原爆:中国的1964丨 当年核武基地为何选址青海湖金银滩

2018-10-16 20:29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 评论(0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松崎司,收藏本站链接地址:https://ztcp.llorz.com

花绯千年醉落痕,流量君电影,泰安户外广告

54年前的今天,1964年10月16日,中国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4年前的今天,2014年10月16日,《文汇报》用8个版面的特别报道纪念中国原子弹爆炸50周年。

wh141016018.jpg

在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试验中,除了那些被历史铭记的两弹元勋,还有一大批参试人员默默地付出。出于保密需要,没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甚至他们中的很多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工作为核爆成功发挥了多大作用。那时有多少人为我国的原子弹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又有多少人为此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受条件所限,具体数字已无从知晓,但党和人民绝不会忘记。

日前,本报记者 获得了一些目前仍健在的原子弹参试人员信息,立即奔赴青海西宁、河南郑州、江苏常州等地看望这些老人。他们分别是青海核武器研制基地的刘兆民(80岁)、杜学友(80岁)、罗惠英(74岁,现居上海),罗布泊马兰基地的八千里巡逻队副队长王万喜(73岁),阳平里气象站站长王国元(76岁)。50年时光飞逝,但老人们心中的自豪感丝毫未减。

即便环境艰难得无法想象,却从未动摇过那一代人的决心。就像杜学友老人说的,那时的年轻人有闯劲,明知有危险还是不怕死,敢于攻坚克难,人人都拥有一颗奉献之心,为祖国争光是所有人的心愿。

罗布泊:八千里路云和月

180天,4150公里,不带通讯器材,衣食住自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试爆前,为严防无关人员误入试验禁区,保证群众的绝对安全,基地的7名警卫战士沿着罗布泊最荒凉的地带徒步巡逻8300里,在半年中人均磨烂12双鞋。他们曾多次断水断粮,但每一次都顽强地坚持了下来。

1964年4月,核试验基地指示王万喜所在的警卫营四连抽调骨干力量,组建一支精悍的“打猎队”:队长何仕武,副队长王万喜,队员王俊杰、司喜忠、丁铁汉、潘友功,卫生员王国珍。当时在罗布泊核试验场周围,有大片情况未知的地域,核爆前必须有部队先行来到这上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巡逻,一块一块梳理:把老百姓请出来,把流窜人员赶出去,把可疑坏人抓回来。名为“打猎队”,实是为了确保核试验区安全的巡逻队。

皆有极强单兵作战能力

为何被选中的是警卫四连?王万喜说,当时的一、二、三连都是内地整建制搬到新疆,只有四连是新组成的连队,被选中的七人常年担任高度分散执勤任务,具有极强的单兵作战能力:比如跑60公里山路腿不软的“飞毛腿”司喜忠、脚上老茧太厚以至于光脚巡逻都不起泡的“铁脚板”丁铁汉、不怕干渴颇能负重的“骆驼”潘友功,还有“神枪手”王俊杰。

1964年4月12日清晨,巡逻队离开马兰驻地,一路向东。13日,小队来到铁板河,在河边的土丘上挖了一个存放粮食等物品的土坑,掩盖好之后清除脚印以防破坏。

15日,小队带上半个月的生活用品,正式开启了“天当房,地当床,披着星星和月亮;风梳头发沙擦粉,八千里路用步量”的巡逻。战士们全副武装,每人背着被子、毛毯、雨衣、水壶、冲锋枪、手榴弹、行军锨镐、指南针、军用地图,还有粮袋和简易炊具,平均负重近40公斤。他们保持三角队形,交叉前进。

半瓶醋三支葡萄糖救急

在王万喜的印象里,最危险的一次巡逻在楼兰古城。1964年8月,地图上的楼兰古城距孔雀河只有30公里,小队决定轻装前往,当晚赶回,每人只带两壶水,一袋压缩饼干。可没想到实地非常难走,耽误了行军时间。

抵达楼兰古城已至下午,带的水已喝光,此时山西籍潘友功带的半瓶醋起到了作用,每人抿一口。体力透支严重的战士们还想吃饼干,可饼干在嘴里像锯末一样就是咽不下去,一呼吸饼干末全吹了出去。

第二天中午,卫生员拿出身上仅剩的三支应急葡萄糖,四个团员每两人喝一支,三个党员共喝一支。大家坚持前行,到河边的最后3公里路花了3个小时,他们一头扎进河水,平时苦涩得让人拉肚子的水竟如此香甜。

原子弹铁塔下的最后一夜

8月下旬,巡逻队又加入四名新兵。10月14日,巡逻小队接到了新的任务:15日晚上为爆心的铁塔站岗。他们来到托举原子弹的高耸铁塔下,在指定的9个哨位,对铁塔东、南方向进行昼夜不停的巡逻,队长何仕武和副队长王万喜负责查哨。背着铁塔,老战士在较偏远哨位站哨,新战士在较中间站哨。面对戈壁滩的深夜,新战士很紧张,王万喜就和队长在新人的哨位上画个圈,交代不许离开圆圈。即使刮大风站不稳,新战士也要坐在圆圈内,以致圈内的土地被磨出了一片白印。

前半夜满天星斗,哨兵们警惕地注视着前方,紧握钢枪,心情激荡;后半夜西北风呼啸而至,风沙迷眼,绿豆粒大的沙石打在身上,哗哗作响。但他们依然感到这是祖国对他们的信任,是上级对他们胜利完成八千里巡逻任务最高的奖赏。

第二天中午12时,王万喜接到了撤场离哨的命令。回到观察点,在观察员提示观看时,蘑菇云从地面升起,越扩散越大,那场面叹为观止……

金银滩:全尺寸爆轰试验

1958年,我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试验和生产基地正式批准创建。一大批优秀的科技工作者、工人和解放军,在这块1170平方公里的神秘禁区内,攻克了原子弹、氢弹的技术难关,成功进行16次大型模拟核试验,实现武器化过程。1995年,该基地全面退役,被移交给当地政府。如今,它已成为西海镇,是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通过刘兆民、杜学友、罗惠英三位老人的回忆,记者仿佛走进了那艰苦与辉煌的岁月。

普通铝锅融化炸药

位于青海湖东岸的金银滩草原,因开满黄色的金露梅和白色的银露梅得名,“西部歌王”王洛宾所唱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就在此处。1957年,一架飞机在金银滩上空盘旋好几圈后,掉头向东飞去。机上的专家思考许久,做出了一个改变这块草原命运的决定。他们是为寻找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而来的。

由于核武器研制是一项危险性大、放射性高、技术性强并严格保密的工作,因此一定要选一个偏僻、安全的地点进行。处在祖国大西北的金银滩草原,令专家眼前一亮:这里距内地较远、离任何一条中外边境也不近;它四面被祁连山余脉包围,外人难以进入,中间地势平坦适合建厂,地域广阔便于疏散;对物资供应而言,和西宁市100多公里的距离还算便捷。因此,这里完全可以担当中国的“洛斯阿拉莫斯”。

1958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邓小平批准了核武器工程选址报告——定在金银滩。

1963年初,年仅29岁的刘兆民从北京来到青海基地二分厂,成为第一批抵达金银滩的科研人员之一。那时,他连帐篷都没得住,只能睡“干打垒”。“干打垒”是一种半地下建筑,地下的坑有1米多深,坑的四周堆起土坯。那时,每个垒可以放三张床,住三个人。“现在觉得跟住羊圈一样。”刘兆民说。

当时,为了应对那里的恶劣环境,参试人员均配发棉帽、棉大衣、棉鞋和床毡子,简称“防寒四大件”。刘兆民说,“干打垒”四面透风,他睡觉前怕冻着从来不脱棉衣,棉帽子也戴着,等到被窝捂暖和了,再把棉裤脱掉。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原爆中国1964当年核武基地为何选址青海湖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台北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