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原爆:中国的1964丨那时,美国在我国周围建了20多个监听站……

2018-10-16 20:27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 评论(0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龟田源五郎,收藏本站链接地址:https://ztcp.llorz.com

攀钢钒钛停牌原因,刀尖txt,fkreader

54年前的今天,1964年10月16日,中国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4年前的今天,2014年10月16日,《文汇报》用8个版面的特别报道纪念中国原子弹爆炸50周年。

wh141016016.jpg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50年了。50年来,不断地有人在问:谁是中国的原子弹之父?

最早提出这个问题的其实是法国人。1965年,zh法国《科学与生活》杂志有篇题为《在中国科学的后面是什么》的文章。文中写道:“中国的科学研究工作是由中国科学院领导的。北京原子能研究所的领导人是曾在巴黎大学Sorbonne部学习过的物理学家钱三强博士。他才真正是中国原子弹之父。”1999年8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钱三强:“中国原子弹之父”》一文,这是中国权威主流媒体首次正面回应“中国原子弹之父”问题。但钱三强先生自己并不认同,他说,我只是铺路石。

核武器研究所组织了222个科研人员参加了首次核爆。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口述史作家侯艺兵告诉记者,迄今为止,该院有关部门仅知道222人中一百五十多人的姓名,也就是说,有将近六十多位参试人员连姓名也没有留下来。

当年,原爆的参试人员共有5058名,他们不就是在那个最困难的年代里承载着中国人民的强国梦、强军梦的“梦之队”吗?今天,我们能说出他们中的哪怕58个人的姓名吗?恐怕要能说出其中8位的人,也不会太多。

但蘑菇云确确实实在中国最荒凉的大漠深处升起了,中国和世界的格局因此而改变。在我们知道谁是中国原子弹之父之前,我们就已经知道了中国的原子弹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儿女,用他们人生最澎湃的激情、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最杰出的睿智和最纯洁的忠诚来制成和“引爆”的。

正是他们的真诚、不屈和顽强,他们发誓要让中华民族重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志气和梦想,汇聚成了原子弹中心那个“点火中子源”。

原子弹既然是吓人的,就早响

1964年8月初,在青海西宁西侧金银滩的核武器研制基地,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开始总装。

外行人都知道这是一件极其细致和危险的工作。外行可能不知道的是,美国在安装原子弹时就曾发生过意外,造成几名科学家意外丧生。

装配大厅分外明亮。安全线外,张爱萍、刘西尧、李觉、朱光亚、吴际霖、郭永怀、邓稼先、周光召等人无声而凝神地观察着。

整整72小时后,第一颗原子弹安装完毕。

那时,美国已在我国周围建立了20多个监听站、30多个测向站,并不断利用间谍卫星、高空飞机窃取我国核武器试验情报。华盛顿甚至有人公开鼓吹要使“中国共产党人在核方面绝育”。

事不宜迟。

9月21日,周恩来在给毛泽东的信中汇报说:“中央15人专门委员会于本月16、17日开了两次会,讨论关于核爆炸及其有关问题,急需待主席回来后当面报告,以便中央早做决定,时间不迟于9月24日为好。因为如决定今年爆炸,以10月中旬到11月上旬为最好,而事前准备至少需要20天。”

毛泽东当天批示,已阅,即办。

9月22日,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北京厅召开了有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彭真、贺龙、李先念和聂荣臻等出席的中央常委扩大会议,最后决定了有关我国首次原子弹试验的各项原则问题。

毛泽东从战略上进行了分析,他指出:原子弹是吓人的,不一定用。既然是吓人的,就早响。

李鹰翔告诉记者,9月29日下午2时24分,运输原子弹的专列在核武器研制基地领导和武装警卫押运下,从基地专运线上星站发车,于10月2日上午运抵乌鲁木齐。这趟专列被定为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一级专列保卫级别,沿途都有公安警戒。到了省界,由两省的省、自治区级公安厅长办理安全运输交接手续。为免产生静电火花,沿线列车检车的铁锤,一律改为铜锤。当时使用的是燃煤的蒸汽机车,所有的煤块都用筛子筛过,以免其中混入雷管之类的爆炸物。横跨铁路上方的高压线,在列车经过时要暂时停电。

原子弹运抵乌鲁木齐后,部件分别通过伊尔飞机运抵罗布泊马兰基地的开屏机场,然后在原爆中心铁塔旁的地下装配间再重新组装。

当年参与组装的第九作业队702队蔡抱真回忆说,第一颗原子弹是两个人合抱那么大的铝合金球体。记得组装时,铀球是最后安装进去的,我们叫“投篮”,“投篮手”是李文星。先把铀-235一个半球放好,再放进点火中子源,那是个更小的小球;然后把另半个铀-235球体盖上,完了转90度让合缝朝上。最后用真空吊吊起,像投篮一样装入原子弹中间的空腔,再盖上反射层。扣好最后一个部件后,再将原子弹装进一个保温的圆桶待命。

在等待“零日”的日子里,核武器试验基地的科技人员特别着急,到底哪一天试验啊?开始以为会在“十一”国庆前试爆,向国庆献礼。国庆过去了,还没有命令下来。白天盼、晚上盼,等得心焦。10月10日晚上,技术员杨春章在帐篷睡觉做了个梦,早晨起来跟大家说,他梦见爆炸时间确定了,是三个“15”。当时大家琢磨,这三个“15”是什么意思啊?等后来上级把试验时间正式传达下来,就豁然大悟:这第一个“15”是1964年建国15周年;第二个“15”是10月16日即国庆后第15天;第三个“15”是下午3时即当天的15时。真是太巧了,冥冥之中竟有这样有趣的巧事!

第九作业队701队队员叶钧道,如今已高寿83岁,他告诉记者,1964年10月14日18时30分,装在特殊保温圆桶中的原子弹,开始吊装上塔。

随着地面指挥员的口令,卷扬机缓缓启动,将原子弹吊起。当时他和另外两位同志蹲在装着原子弹的圆桶上,一起升向爆室。一是给圆桶增加些重量,以免高空大风带来的剧烈晃动;二是如发现起吊钢丝被风刮乱,可及时整理,防止钢丝缠绕。

“刚起吊时,地面测得风速只有4-5级,但随着升降机将圆桶越升越高,空中的风力也随之加大。突然,大风将钢丝吹得抖动起来,尽管有防护装置,升降机还是停了片刻,等钢丝稳定后,终于将圆桶成功地送上塔顶。”叶钧道说。

塔顶的爆室分为两层,下层安装空调设备,上层安放原子弹。爆室的底部有一个可打开的活门,圆桶快要抵达爆室前,塔上工作人员才将底部活门打开。不能过早打开,是因为爆室需要保温。保温的要求是必须达到20℃,且正负不得超过5℃。圆桶升入爆室之后,爆室地板上的活门立即关闭合拢。可别小看这两扇门,它们的设计要求是必须能承受2吨以上的重量。

按照设计要求,爆室上层地面的高度正好是100米。所有的测试设备都对着这个位置,100米,才是原子弹真正的爆心。

14日当天19时20分,原子弹吊装完成,静卧爆室。

几十根雷管,插了三个多小时

10月16日5点,罗布泊夜色正重。

叶钧道起床了,他和队长陈常宜、队友张寿奇三人将上塔在爆室为原子弹插上几十个雷管,另有五位同事则在塔上塔下同时做好导通、记录等各项保障工作。

核武器研究院院长李觉早就等在食堂,亲自给上塔的英雄打早饭。李觉带来了一个他们意想不到的消息:那个说“中国20年也造不出原子弹”的赫鲁晓夫,昨天下台了。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原爆中国1964那时美国我国周围多个监听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台北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