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原爆:中国的1964丨首次核爆地的土壤样品至今仍是机密

2018-10-16 20:26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 评论(0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松崎司,收藏本站链接地址:https://ztcp.llorz.com

木瓜图片,荷兰 德国,geek

54年前的今天,1964年10月16日,中国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4年前的今天,2014年10月16日,《文汇报》用8个版面的特别报道纪念中国原子弹爆炸50周年。

wh141016014.jpg

在罗布泊深处的荒原上,矗立着一块石碑,上面是张爱萍的草书:“中国首次核试验爆心”。

50年过去了,曾被核火燃烧过的沙砾已被风沙覆盖。不知名的小黄花和骆驼草,仍在顽强地展示着生命的重生。但这里的水文地质和土壤样品,依然是国家密。

1964年10月16日15时,就在此地,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化作天地惊雷。

这一时刻为华盛顿特区时间凌晨3点,时任美国总统约翰逊从沉睡中被叫醒,立即发表了广播声明:中国核试验放的是一枚钚-239制成的原子弹,即钚弹。几十个小时后,美国飞升空取样,捕捉到蘑菇云的尘粒,他才不得不改口:中国的第一颗原子弹使用的是铀-235。

路透社从巴黎发出消息:法国总理庞比杜说,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爆炸,业已改变了世界形势和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

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试制起步的“两弹一星”事业,为我国的国家安全提供了重要的战略支撑,对世界格局产生了意义深远的影响。

邓小平同志说:“如果六十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人造卫星,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这些东西反映一个民族的能力,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标志。”

翻开50年前新华社就此发布的新闻公报,全文仅寥寥两百余字。个中多少曲折、艰辛和磨难,皆浓缩如铀-235。50年前,为研制我国第一颗原子弹作出贡献的科学家、工人和部队官兵,他们究竟付出了怎样的心血、战胜了怎样的困难?在原爆的日子里,他们又经历了哪些惊心动魄的考验?

日前,本报记者 团队走近了当年创立丰功伟绩的老科学家和老功臣。

“零时”:定为正点减四15丈

1964年10月15日凌晨,东方渐亮。这片晨曦,是在大漠深处人们的紧张期待中升起的。

他们在期待北京核武器研究所的周光召等专家拿出有关第一颗原子弹的最后一组计算数据。

前一天下午,就在看似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当口,北京的二机部部长刘杰却收到了一份来自罗布泊的马兰基地急电。报告说,有两种可能会造成原子弹试爆失败:一是原子弹中的铀-238自发裂变产生的中子引起“自燃”而提早核爆;二是化学爆炸未能激发核爆炸。

十万火急!刘杰立即报告了周恩来。

当晚,周恩来把刘杰叫到西花厅办公室,问有什么看法?刘杰认为化学爆炸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多次聚合爆轰试验都没有出过问题;至于铀材料自发裂变到底有多大概率,要请专家再研究计算。

周恩来问:“试验可能会发生什么结果?”刘杰想了想答:“有三种可能,第一是干脆利索,第二是拖泥带水,第三是完全失败。”最后,他自信地说:“第一种可能性最大。”

凡事细致过人的周恩来仍叮嘱他说:“要做好以防万一的准备工作。”

刘杰不敢怠慢,冒着风雨,连夜赶到核武器研究所。汽车还未停稳,刘杰就跳出车子跑上楼,他找到理论物理学家周光召、中子物理学家黄祖洽和数学家秦元勋,布置任务说:“场区出现新情况,周总理要求重新计算一下成功的概率,8个小时内给我结果。”

15日凌晨,数据终于出来了:“经计算,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的失败率小于万分之一。”

严谨的计算和必胜的信心,再次激活了马兰基地“零时”的各项准备工作。

当年在马兰基地的孙秉众,如今已七十有五。他回忆道:“10月15日,核试验指挥部向各参试单位下达了战斗命令:10月16日为‘零日’,各单位从现在起,做好一切准备。”

那天上午,他所在的担任核爆炸测试任务的丙07组,分乘3辆卡车奔向各自在爆炸区负责的测量线,进行最后的调试和安装。孙秉众小组的田树元留在接收站负责信号接收,杨吉纯和孙秉众到3个信号发射点进行现场调试和安装。

“到了离爆心7公里的发射点,杨吉纯负责调试和安装,我负责监督和记录,以防出错。他先和田树元举行无线通信,再将定时钟表调整到第一次开机时间,然后打开电源开关,最后将发射机装在埋在地下的铁箱子里,以防遭到核爆炸的破坏。他每操作一步,我都要确认正确无误,才在记录表上打个对号。在完成了14公里、20公里这两个信号发射点的安装和调试后,才驱车返回基地。”

原子弹爆炸的时间究竟是怎么确定的?

曾担任刘杰秘书的李鹰翔告诉记者,核试验委员会初步商定为1964年10月14日,15日凌晨才最后确定为16日15时为“零时”,并报告周总理批准的。

此前,基地的天气预报部门说:从10月15日至20日之间将会出现符合试验条件要求的好天气。10月10日23时10分,首次核试验总指挥张爱萍将军、副总指挥刘西尧的报告送达中南海总理办公室。

次日,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批准了这一报告。周恩来的短笺是写给时任二机部部长刘杰的:“望告张刘,同意他们来信所说的一切布置,从10月15日至20日之间,由他们根据现场气象情况决定起爆日期和时间,决定后报告我们,你们来往电话均需通过保密设施以暗语进行。”

第二天,马兰基地气象部门再次预报,16日左右有出现好天气的可能。核试验委员会便把试验日期瞄准这个日期。

13日,首次核试验委员会召开会议,一致认为试验前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可以进行正式试验,并确定:第一,这次试验一定保响,确保安全,基本保测。第二,一定要做好安全防护工作。第三,“零”时选择的关键在于气象预报。第四,要做好成功和失败的两手准备。

遵照周恩来的指示,核试验委员会还规定了来往电话的“暗语”,如“1064”为“首次”、“老邱”为“实弹”、“穿衣”为“装配”、“下房”为“装配间”、“上房”为“铁塔”、“辫子”为“雷管”、“梳辫子”为“装雷管”、“体温”为“剂量”、“血压”为“气象”、“零时”为“起爆”等等。

当年在二机部177办公室工作的李鹰翔告诉记者,10月14日18时25分,他们接到马兰基地办公室报告:“根据对血压(气象)情况的分析,经过党委常委会研究确定,以正点减四(16日)作为零日(原爆日期)”。

177办公室是中央决定进行首次核试验后,由二机部和国防科委联合组织的一个临时工作机构,是核试验现场与北京最高决策层之间实现通信畅通的信息枢纽。地点设在二机部办公大楼2层5号房间,为了严加保密,房间的门窗都钉上两层毯子,使外面看不见里面的工作情况,也听不见里面的谈话声。177办公室的电话一头连接核试验基地,一头连接周恩来、贺龙、聂荣臻、罗瑞卿等首长办公室。

当晚,李鹰翔和宋炳寰立即赶到总理办公室报告。

周恩来当即批示:“刘杰同志并告成武同志:同意16日作为零日,请以暗语加密告张刘两同志,零时确定后望即告。”

李鹰翔赶回177办公室,即用保密电话把总理批示传达给罗布泊试验场区指挥部。场区各项试爆工作弯弓待发。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原爆中国1964首次核爆土壤样品至今仍是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台北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