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司贬斥,属下感恩

2019-09-12

方平

1901年11月,袁世凯升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亲信下属无不庆贺。唯有段祺瑞不肯买账,表现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袁世凯深知段祺瑞是位难得的将才,为笼络他,不惜放低身段,与他结亲,而段祺瑞对他并不真心“臣服”,甚至和袁世凯对着干。袁世凯苦思对策,恰好此时亲信密报:朝廷已对他有了猜忌,袁世凯脑子一转,有了主意。朝廷不是担心他位高权重不好控制吗,那么就来个公开考试,以示自己公正为国,无结党营私之意。借此裁汰一些不听话的下属,这样既能忽悠朝廷,又为自己安插亲信掩人耳目。

考试之后,榜单公布,自诩将门之后的段祺瑞(他的祖父做过清军的管带)榜上无名。段祺瑞一向自负,这次失利对他是个不小的打击。袁世凯冷落了他一段时间后,派人把他叫来,偷偷将下次补考的试题交给了他,段祺瑞才得以顺利过关。其实这都是袁世凯刻意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整治”一把段祺瑞。这样他才会没有二心,听命自己。不知实情的段祺瑞自然对袁世凯感恩戴德。

如果说袁世凯笼络段祺瑞,不惜劳心费神,出于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目的,而他笼络阮忠枢就有点费解了。在常人眼里,阮忠枢充其量也就是个高级点的幕僚,袁氏集团内有他不多,没他不少。但袁世凯却肯在他身上花费心思。

公子哥出身的阮忠枢家产不菲,花钱似流水,加之人又风流,日渐成为风月场的常客。有一次柳巷寻欢,他和一位名叫小玉的风尘女子惺惺相惜,动了真情。小玉以身相许,要求他给自己赎身,阮忠枢满口答应。阮忠枢认为,到了他这一阶层,有点“花心”,本是寻常事,只要交了赎银就完事,没人会管。偏偏阮忠枢多了个心眼,心想:如果自己连这点“小事”都向袁世凯报告,他非但不会阻拦,还会认可自己的忠心。没承想还没等阮忠枢报告完毕,袁世凯就打断他,面色阴沉地说道:“胡闹,像这种有损声誉,上不得台面的事,你怎么能做呢?”

阮忠枢看到袁世凯动了气,立刻表示以后和小玉断绝关系,不再往来。阮忠枢敢当袁世凯的面实话实说,除了表达忠心,也是有所凭恃。因为袁世凯最宠幸的姨太太沈氏就出身于花街柳巷,结果一句“胡闹”,断绝了他的思念。

袁世凯看透了他的心思,提出带他去天津散散心,到了天津让他随自己先拜访一位朋友。汽车直接开进一座装饰富丽的庭院,当发现堂上红烛高照,桌上酒宴丰盛时,阮忠枢愣住了。只听管事尖着嗓子,大喊一声:“新姑爷到了。”随后由另一间房中搀扶出一位俏丽佳人,阮忠枢仔细一看正是小玉。袁世凯这才解释说:“每日忙忙碌碌脱不开身,今日才为你安排洞房花烛,迟了,迟了。”阮忠枢感激涕零,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知我者,慰庭(袁世凯的字)也;爱我者,慰庭也。”

原来,袁世凯听说阮忠枢花钱纳妾时,便想,既然事有着落,何不做个顺水人情。于是一边假意阻止;一边却派人为小玉赎身,安排人为他们买房屋、筹备婚礼。一切妥帖之后,才引他前往。阮忠枢为报答袁氏恩情,当倒袁呼声此起彼伏时,不仅竭力维护袁氏声誉,甚至还代为受过。

编辑/夕颜endprint

相关文章

台北资讯网